Home Affairs Legislation Amendment (Miscellaneous Measures) 令人鼓舞

自从自由党上台后,移民政策一路右转。移民局合并了几乎所有的强力部门,AFP ACIC,AUSTRAC,ASIO,等等,对移民的态度也是越来越不友好。各种故意找茬,故意拖延。连ANAO 都看不过去了。为什么工党时期 4到6个星期就能处理完的入籍申请,自由党一搞就是12个月? 这个是有意为之还是管理不善或者如移民局所说的加强边境保护的需要? 如果是加强边境保护,也没有看到由于严格审查查出来什么恐怖分子么。

澳洲执政党总是同时控制政府和议会。由议会中的多数党组成政府。一般政府不支持的法案在议会是不会通过的。而今天这个法案,就是在政府不支持的情况下通过了,这种事情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的。 这个法案主要是关于对难民的人道对待的。自由党把来澳洲寻求庇护的难民都关进了集中营。自由党这个脑洞也是够大的。很多难民都遭受了身心上的严重伤害。澳洲媒体曝光后,澳洲人民愤怒了。工党,绿党,联合独立候选人在议会通过这个鼓舞人心的法律。虽然这个法律适用面很窄。只适用于被关押的难民,但是其中的条款十分鼓舞人心。

比如

S198C

This section refers to transfer of minors as well as relevant transitory persons and family members for medical treatment.  Specifically, the Minister is required to approve the transfer and the transfer must be conducted as soon as practicable (if related to a medical treatment) 移民部必须尽可能快的批准医疗申请。要是配偶签证,父母签证上也有这么一条该多好啊。

下面这一条更加鼓舞人心

S198D

This section solidifies wording of S198C, stating that identity of each transferee must be done as soon as practicable.  Where a person is identified as a legacy minor, the transfer should be approved or refused within 24 hours.

如果医疗转移的申请人是未成年人,转移申请必须在24小时内批复。

还有这一条

S 198F

 

This section addresses review process which may be conducted in the event where transfer is refused by the minister by an Independent Panel.  In the event where the transfer is refused.

The panel must within 24 hours

(a)          conduct a further clinical assessment of the person (whether in person or remotely); and

(b)          inform the Minister of the findings of that assessment, including its recommendation that:

(i)            the decision to refuse the person’s transfer be confirmed; or

(ii)           the person’s transfer be approved.

If the panel does not inform the Minister of its recommendation under subsection (2) within the time required by the subsection, the panel is, at the end of that time, taken to have recommended that the person’s transfer be approved and informed the Minister accordingly.

Within 24 hours of being informed by the panel of its findings and recommendation, the Minister must reconsider the decision to refuse to approve the person’s transfer and either:

(a)          confirm the decision to refuse; or

(b)          approve the person’s transfer.

如果24小时Panel 不给答复,就等同于批准。

试想如果签证申请如果24小时不给答复等同于批准是一个什么概念。 不要说24小时,就算24个月也是非常令人向往的。

澳洲议会也已经摸清楚政府控制的移民局可能采取拖延战术。所以给出了这么明确的指示。 我们希望(wish/dream) 这种法案能多一点,涵盖范围广一点,把无边政府的权力关入法律的牢笼。

Advertisements

2019 年移民政策展望

移民政策是和经济政策紧密相关的,留学产业作为澳洲第三大支柱产业,已经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地步,反移民的声音在2019年愈演愈烈, 移民配额向州政府下放。 那么2019年的移民政策会变松还是变紧,志杰移民在2018的最后一天给大家做一个展望。

移民政策长期看人口,中期看经济,短期看政治。

长期来看,移民是澳洲经济的必要组成部分,澳洲人口出生率只有1.8左右,自然人口增长不足。必须引进外来人口才能防止经济衰退,这个是一个长期的因素。20万移民配额被压缩的时间越长,反弹的就越厉害。目前政府全力把移民配额压缩在16万,主要是短期政治上的考虑,但是长期来说是不可能一直这样。

2019 经济上会是一个黑天鹅,灰犀牛大量出现的年份。只要经济不好,政府首先做的就是让移民背锅。经济只要不好,反正一句话都是移民给害的,就能转移民众视线。反移民思潮和本土主义思潮会愈演愈烈。 可能移民会进一步缩减配额,同时提高移民的要求,比如,所有技术移民加上澳洲工作经验的要求。 所以志杰移民估计2019 上半年的政策会是今后几年最好的移民政策。2019下半年的政策会受反移民思潮影响,变的尤其的难。 然后可能就会是2-4年左右的黑暗时期。 而留学人数由于的经济不好,可能反而会上升。 这会进一步加剧移民的竞争程度。

所以诸位要移民的同学,一定要把握好2019年上半年,如果能移民,哪怕拿一个489签证,千万不要犹豫。

商业移民有哪些政府资助(南澳SA)

商业移民来到澳洲,在研究清楚了商业模式和法律要求之后,值得研究一些各个州都有哪些资助。

南澳州很多商业移民来都选择做出口项目,在南澳做出口可以有哪些政府资助呢。移民代理可以介绍并协助客户申请哪些政府津贴呢?志杰移民在这里给归纳总结了一下做进出口的客户可能会得到的政府资助项目。

Emerging exporter (初创公司津贴EE )

https://www.dtti.sa.gov.au/trade/sa-export-accelerator/emerging-exporter?q=grants

如果公司是初创公司,可以考虑申请南澳州的EE。 南澳州会资助$5000 给初创公司用来第一次参加展会,或者其他商业活动。

主要的申请条件是

  1. 出口业务必须是新的公司业务。
  2. 公司的营业额在每年 $50000 到 $1000000
  3. 公司必须是南澳注册的公司
  4. 公司必须有ABN并且注册了GST
  5. 公司必须积极运作了超过12个月
  6. 公司必须出口南澳生产的产品或服务
  7. 和南澳州政府签订保证出口合同
  8. 提供公司的信息以供政府核实
  9. 愿意提供1:1的配比资金来进行市场开发
  10. 提供过去2年的财务报表

Export Accelerator(快速增长公司津贴 EA )

如果公司是中小型公司,南澳州政府提供最多$30000 的Export Accelerator(快速增长公司津贴 EA ) 用来促进产品的国际市场开发。如果公司不符合EE 的申请条件可以考虑EA。 https://www.dtti.sa.gov.au/trade/sa-export-accelerator/export-accelerator

EA 的主要申请条件包括

  1. 不符合申请EE的条件
  2. 日常营业额在$100,000 到$15,000,000 之间
  3.  公司必须是南澳注册的公司
  4. 公司必须有ABN并且注册了GST
  5. 公司必须积极运作了超过12个月
  6. 公司必须出口南澳生产的产品或服务
  7. 和南澳州政府签订保证出口合同
  8. 提供公司的信息以供政府核实
  9. 愿意提供1:1的配比资金来进行市场开发
  10. 提供过去2年的财务报表

New market entry 新市场进入津贴 (NME)

政府提供$15000 给中小型公司作为扩展国际市场的费用。 如果客户不符合申请Emerging exporter (初创公司津贴EE) 或者exporter accelerator (快速增长公司津贴EA)的客户,可以看看他们是否符合NME 津贴。https://www.dtti.sa.gov.au/trade/sa-export-accelerator/new-market-entry

申请NME 津贴的主要标准包括,

1 进入了一个新的国际市场

2 公司的营业额在AUD$250,000 到 $20,000,000 之间。

3 在南澳州注册

4 出口南澳州的产品

5 和南澳州政府签订保证出口协议

6 提供公司的信息以供政府核实

7 愿意提供1:1的配比资金来进行市场开发

8 提供过去2年的财务报表

如果有符合条件的申请人请在2019年2月16日前 联系志杰移民或者南澳州政府申请。

Export Market Development Grants (EMDG) 计划

类似的联邦政府也有Export Market Development Grants (EMDG) 计划。澳洲产品或服务的提供商提供扩展海外市场最多$150,000市场费用。任何不超过$50,000,000营业额的出口公司都可以申请。

https://www.austrade.gov.au/Australian/Export/Export-Grants/Apply/steps-to-follow

Australian Trust Trader (ATT) 绿色通关渠道

移民局相应的提供的服务包括 Australian Trust Trader (ATT)

https://www.abf.gov.au/about-us/what-we-do/trustedtrader

移民局对进出口行业提供绿色通关渠道。如果客户的公司符合以下条件可以申请

  1. 公司有ABN
  2. 公司有2年以上出口历史
  3. 公司财务能力良好

如果客户公司做的很大,经营时间超过2年,可以申请。

公司辅导服务

客户的公司如果营业额在$1500000 到 $1000000 之间, 增长或者管理遇到瓶颈,可以考虑使用澳洲政府提供的公司辅导服务。

https://portal.business.gov.au/?rd=newapplication&programmeid=7A207AED-030E-4317-8A1B-B47F78AC8B8F

如果依照公司辅导员建议去改善公司的软硬件设施,政府还可以有最多$20000 的相应补贴。

此外澳洲政府还提供协助解决客户其他财务困难。

EFIC bond 出口保证金

客户公司超过了2年的历史,已经达到了$250,000的营业额。

没有出口保证金 ?澳洲政府的 EFIC bond 来帮你https://www.efic.gov.au/what-we-do/bonds/

EFIC  Export working capital guarantee 担保金协助

想去银行借钱,没有人担保?

EFIC  Export working capital guarantee 可以帮你提供银行所需要的担保

https://www.business.gov.au/assistance/efic-export-working-capital-guarantee

EFIC Export contract loan 出口贷款

看到了市场机会没有钱?

EFIC Export contract loan 最多可以从澳洲政府借$100,000

Epic small business export loan 小出口公司贷款

公司太小银行不愿意借钱?

政府 Epic small business export loan 来帮你解决$20000 到$350000 之间的贷款问题。

任何生意包括出口生意赚钱都不容易。我们不仅要让客户能移民澳洲,也要协助客户用好政府的补贴和各项优惠政策,让客户的生意在澳洲能够得到发展, 并且能在澳洲成功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从12月15日起vetassess 不接受博士学习作为工作经验的影响

最近vetassess 发布一个新的规定,从12月15起,Vetassess 不再接受博士期间的学习作为工作经验。Vetassess 的理由是新的规定要向移民局的规定看齐。

移民局的规定是Pam 里面的一段话

For skilled employment to be considered ‘remunerated’, applicants must be engaged in the occupation on a paid basis, generally at the award or market rate of the occupation. A person receiving minimal living allowances or scholarships designed to cover study expenses would not be considered to be ‘remunerated’.

意思是 只有得到这个职业award 或者市场工资 以上的收入,才可以算入工作经验,如果一个人只得到了最低工资或者生活补贴或者奖学金等等是不能被认为符合收入要求的。

志杰移民认为移民局的这段规定本身就是违反移民法的,而职业评估机构vetassess原来的立场才是符合移民法原意的。

为什么移民局的这段规定是和移民法相抵触的呢? 移民法里的规定并没有说收入必须要达到award 也没有说不能minimal pay, 因为有些contractor 或者self employer  如果你要算收入,甚至是低于最低工资的,但是他们做的事的确是专业水平的。特别是在艺术和文学领域尤其如此,一个作家写了一年,出了一本书,销量不好,没有挣钱,但是你能说他不是作家么?不能算工作经验么? 梵高生前也没有卖出去几幅画,你能说梵高不是画家么。这个award 市场工资的要求是移民局自己给移民法添加的规定。志杰移民认为在AAT 或者法院,这种规定都是站不住脚的。我们也成功帮助一些客户在AAT反驳过移民局的这条工作必须达到市场工资的政策。 只要客户是从事提名专业工作,无论有多少收入,最后客户的工作经验都得到了AAT认可。现在反而合法的立场向移民局不合法的立场妥协,好像不管合法还是不合法,反正移民这种事首先移民局说了算。但是澳洲是个法制国家,归根到底还是 代表法律的AAT,FCC, FCA ,High Court 说了算。

Vetassess 立场的变动给很多正在读博士的客户都造成的相当大的问题。读博士一般的移民途径是通过州担保,很多州对博士都是很欢迎的,特别欢迎本州毕业的博士。几乎所有博士毕业都可以获得州担保,除了WA,NSW 没有特殊优惠,其他的州都是有优惠的移民政策给博士的。很多博士的相关职业都是vetassess 做评估的,一旦vetassess 要求博士必须找到工作后才能获得职业评估,没有职业评估就意味者博士毕业是不能获得州担保PR的,拿不到PR也就很难找到工作,所有博士申请人都会陷入一个先有PR还是先有工作的恶性循环当中。

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时间也只剩下4天。如果你博士已经有开始读,建议立刻递交职业评估,如果有一年以上的工作经验,符合职业评估对于工作经验的要求,很好。如果没有一年的工作经验,也无妨,先递交,vetassess 可以先拖着,实在不能拖了还可以review, 实在不能review了还能appeal, 总之在最后的决定到来前,凑足1年的工作经验,就可以利用递交时的规定,拿到职业评估。职业评估结果3年有效,如果3年内毕业随时可以用。

如果有中介同仁想引用这篇文章可以直接照搬,只希望在将来的4天里能帮到更多的人。

西澳洲开启州担保意味着什么

西澳洲从极端的不参与州担保,不要移民的立场,又回到了参与州担保,吸引移民的立场。现在西澳洲担保的总体难度对于国际学生来说,应该比南澳还要低一点。

在其他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西澳洲要求提供12个月的工作合同,而南澳州要求3-12个月的实际工作经验。 个人觉得西澳还容易申请一点。 西澳洲的迹象表明,现在的移民政策就是最后的极限。 移民局也不大可能变的更严了。移民政策是多方角力的结果,移民也是澳洲社会发展的动力和真实需要。 过于严厉的移民政策会影响经济和政府的财政平衡。目前的移民难度已经让政府的财政和有些行业很难过了。政府已经没有动力在移民政策上给自己再来一刀了。 虽然总体的移民政策情况没有变好,但是至少我们知道不会变的更糟。

志杰移民认为这次西澳洲的政策的赢家当然是西澳和西澳的学生。这次政策的输家是ACT,TAS 。 因为每年ACT 和TAS 都吃掉WA 大把的名额。 ACT 和 TAS 用一种临时增加配额协议的工具每年从移民局多拿到几百个名额。 这几百个配额就是WA 不用的。 现在WA自己要用了,自然ACT 和 TAS就拿不到配额。 所以按照当前的州担保政策给所有人发放名额,名额明显就不够用了。 ACT 采取的措施是暂定关闭州担保申请,重新制定更严格的标准。 TAS 的措施是择优录取不保证所有的合格的申请人都拿到邀请。 想通过短期一年去TAS 或 ACT 拿担保的路子就意味着堵死了。 可以预见现在去TAS或者ACT 1年基本上没有可能拿到担保的了。

 

马金晶的做法如果在澳洲是否可取?

随旅行团赴美的马金晶同学在到达纽约机场后被报告失踪,惊动美国警方调查,最后发现一场跳团的闹剧。跳团专门是指跟随旅行团出国,在到达目的地后脱离旅行团的做法。申请人一般自己申请签证有困难,境外申请签证等待时间又很长,所以加入旅行团,借助旅行团的信用,到达目的地后,脱团申请下一个签证。

网上的观点大致分为以下几种, 第一种,认为这是欺诈,要受到严惩。

持这种观点的人是对签证体系不了解。在澳洲,这种行为是否欺诈, 取决于申请人下一个签证的类别,在澳洲由于旅行团的团签都是有8503 No further stay 的条款的。所以如果要玩脱团的人基本上只有2个目的,一个就是申请不受8503制约的难民签证,另一个就是无证入境,留下来打黑工。如果申请难民签证则不算欺诈。 虽然本质上这也是一种欺诈行为,但是移民局对这种行为的解读采用了效用主义的逻辑。因为更高层次的善(避免申请人遭受迫害)秒杀了低层次的恶(申请人通过欺诈来到安全之地)。 所以综合来说这种行为不算不良行为,也不会受到惩罚。如果是留下来打黑工,那就是会受到移民PIC4020 的惩罚,PIC 4020 是移民局最近喜欢用的公共利益条款,如果申请人在申请签证时候向移民局提供了假材料或者误导性的陈述,申请人在1到10年内不能申请其他签证。比如在这个例子里,申请人显然隐瞒了申请签证的真实目的,她这种行为会受到签证禁止的惩罚,根据志杰移民的经验虽然表面上是1-10年,但是这个不好的签证记录已经给申请人的诚信造成了影响,日后移民局如果可以拒签的话,也是会尽量拒签申请。

和这种做法类似的做法就是申请个人旅游签证入境,然后境内转换签证。个人旅游签证很多都没有8503 NFS 的限制,所以可以境内转为其他的签证。这种做法如果操作合理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不了解移民局的运作方式,就会导致拒签并且有禁止期的惩罚。很多人不知道,回答移民局的问题不仅有yes or no, 还有一个词是perhaps, 在申请表填写的时候,话说的太满,比如由于开学时间紧张,申请人要来申请学生签证,但是在旅游签证申请表上申请只字不提申请学生签证的事情,但是一来到澳洲就申请旅游签证时,只字不提要来上学,就可能在申请学生签证时候造成拒签并且禁止期的风险。但是如果承认要来澳洲申请学生签证,那么又会以不符合旅游签证的使用要求为由拒签。这种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旅游签证转配偶签证,旅游签证转工作签证,旅游签证转雇主担保,旅游签证转技术移民,都会面临这样的两难问题。正确的申请方式是用Perhaps 这个词,委婉的表达将来申请签证的可能性。给自己申请下一个签证埋好伏笔。比如申请人要将来申请学生签证可以说Perhaps I will apply for a student visa if the course is available and suits my needs after considering the information acquired during my visiting to the campus and facilities of the education provider this time. 这样陈述自己的旅行目的,旅游签证的签证官也不好拒签,后面也没有虚假陈述的把柄留给学生签证的签证官。

还有一种观点是这种小聪明会给今后的申请人造成困难,不值得推荐。

志杰移民认为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很多人对于签证系统缺乏了解,选择直接无视这个签证系统,比如说坐船偷渡,逾期居留,无证工作,这样不仅给自己今后转变身份造成大大小小的困扰,也使移民局对这个特定人群重点关注,成为严格执法的目标。比如中国的福建省申请人就是这样,现在签证非常难办。 但是我们也要承认很多时候申请人也有自己不得已的情况,除了直接无视这个系统也没有好的对策。无证移民并不犯法,我们不应该对无证人群求全责备,要是能有正常渠道获得签证,谁还会铤而走险呢?

 

如果在时间和金钱方面选择,一定要站在时间这一边

日美中途岛海战, 南云中将是有机会赢的,但是他为了节省他的飞机,站在了时间的对立面导致大败。故事大概是这样的,在日本飞机发现美国航空母舰的时候,日本的南云中将实际上是有优势的。他的飞机知道美国航空母舰的位置,美国军舰不知道他的他的位置。但是他也面临一个选择是不是让第一波飞机先返航,再起飞第二波飞机,还是让放弃第一波飞机,直接起飞第二波飞机争取时间。 他为了省钱,所有他做了第一个选择。结果浪费了宝贵的时间,4艘航母都被击沉。

现在移民形式瞬息万变,移民决策已经不再允许我们从容决策,每个决策都有变成了战场决策,要争分夺秒,这个是今年以来的移民决策的一个显著变化,长线规划变得极其困难,短期机会也转瞬即逝。比如说,我们有客户会计移民申请PR ,但是也有雇主愿意担保,在这种情况下是应该申请雇主担保呢,还是应该职业年申请独立技术移民的选择也不放弃? 再比如州担保还有很多名额,职业评估是走正常程序呢,还是多交钱走职业评估的快速程序。 申请州担保是不是要几个符合条件的州一起申请,多花几百申请费。

每次我面临这样的选择的时候,我都会提醒我自己谨记南云中将的故事。 一定要说服客户,让客户明白一个道理,“现在已经没有完美的决策,前期多管齐下为了争取时间都是值得的。”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