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成功的挑战了移民局的规定

一般我们移民代理的工作都是在移民局规定PAM之内做的,都是关于客户的材料是否能符合移民的规定,怎样符合移民局的PAM规定。
前段时间我接了一个挑战移民局规定的案子,并且成功的让MRT 裁定移民局的规定违反移民法。这是个判决可能会导致移民局规定在这个方面的修改。因为我的工作让移民局修改规定真是让人非常高兴的一件事。
某客户找到我们,一个489的签证被拒了,这个签证的材料是完整的,这个被拒是完全符合移民局规定的。但是我仔细研究了这个案子发现,移民局的规定实际上是和移民法的规定不是那么一致的。移民局PAM规定remuneration 必须是付市场工资的才算,低于市场工资的工作不能算,这个官方规定白纸黑字,移民官都是按PAM 办事的,拒签也理所当然。但是我又对照了一下移民法reg2.26 AC,发现移民法并没有这么限制 remuneration的定义.然后我又参考了2011 年 Feng V MIAC 的判例,MRT完全有权力决定移民局规定是违法的。我觉得可以根据这一点和移民局死磕一下。
今天结果出来,我们赢了MRT 也认为 移民局的这条规定unnecessary restrict the plain meaning of remuneration to be paid at market rate and should be disregarded,真是令人鼓舞。

Advertisements

学生签证取消

很多学生都是先被学校开除收到exclusion letter,然后才被发Section 20 notice.

Tribunal 和移民局有2套标准

第一种标准是对学生有利的。

1 根据Liu V Mimia , Maan V Miac,Poonia V DIAC 学生在被发section 20 notice 时如果已经被开除,收到exclusion letter, 那么S20 notice 就不符合ESOS Act 的要求。所以 Uddin V Mimia 的推论就成立,因为没有S20 notice 所以 S116 或 S137J 的cancellation power 就不被激活(enlivened). 所以学生签证不能被取消。

第二种是对学生不利的。

2 根据 Kim V DIAC, Hassan V DiAC, 学校的决定是不能被Tribunal和法院推翻的,是privative clause decision, Tribunal 只管有没有compelling 和compassion 原因,不管S20 notice 是否有效。
不断的有新的判决出来,有时第一种占上风,有时有第二种占上风。所以学生签证能否挽回,时机是否重要。

 

 

关于因为8202取消签证上MRT的一个case

今天我收到MRT member Deborah Jordan 的信,移民局的取消签证的决定被set aside了. 虽然我做过很多像这样的MRT case, 这次还是有点激动. 这个同学已经是被两个学校,三次report, 已经和移民局,MRT打了三次交到的老客户了.已经浪费了移民局,MRT多少宝贵的资源.光他的文件就有字典那么厚.MRT开庭结束的时候,member 说她也没有想到这个案子竟然花了3个小时,情节这么复杂.像他这样这么多次”死里逃生”的学生,还真是不多见.

我今天通知了那个学生,让他赶快找学校上课.他说他要去悉尼玩一个星期. 现在的学生哥还真是沉的住气.

这个case是我running 的,如果对这个case 感兴趣的可以去MRT网站查询mrt case number 1011752.

一个SAIBT 出勤率不够成绩又差的客户去移民局解释

昨天陪一个saibt的客户去移民局解释, 接待我们的移民官是michelle.roselli,  这个女移民官很有特点,手上有一个很大的纹身,要不是在移民局碰到,还以为是混社会的蛊惑仔呢。

解释的时候,我指出SAIBT 的section 20 notice 有技术上的错误 , 这次是date discrepancy 客户说了他出勤率低的原因。移民官埋头记录。移民官看起来对他的解释很满意。这时客户好像表达欲很强,完全忘了我解释前和他所说的原则之一“回答,且只回答移民官问的问题,没有问的,不要说,言多必失。”  好在移民官在记录,我和他做了个脸色,他很聪明,明白我什么意思。立即打住了没有一发而不可收拾。

解释的结果,Michelle 说暂时不会cancel他的签证,需要他提供……, 过后客户和我说,幸亏我提醒他“不要编故事,只说事实,不然现在要拿证据就惨了。”

如果有收到s20 notice的同学,就算自己去,去解释之前一定要去找移民代理咨询一下,很多移民代理咨询都是不收费的(比如说我) 否则没有经验难免犯错。白白浪费一次可以挽回签证的机会。

移民官 你不能这样

由于移民代理的努力,移民局取消学生签证变得非常困难,由于ESOS 教育法和移民法比较复杂,还要考虑National code 2007,学校的工作人员一般对移民问题都一知半解,总会犯一些错误。移民代理总能找到技术理由把签证拿回。移民局现在十分头疼。移民局现在的对策是在机场用Section 116 取消签证,这样不能上MRT,大多数人也不会选择去Federal court, 因为太贵。

今天又一个客户的签证原来被移民局取消的签证,被我用技术手段拿回来了。可是移民官 3个小时后就把我刚刚原来根据Section 137 取消拿回的签证以另外一种理由用Section 128 又给取消了。Section 128 只对签证人现在不在境内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而且有严格的限制。我发现移民局给我decision record 上有不符合移民法Section 129 要求的情况,移民局没有尽告知义务。

所以,这次根据Section 128 取消签证是不合法的。如果上federal court 是一定可以赢的。但这个代价对大多数人来说也太大了。

在机场被取消签证

最近移民局的动作很大。有很多学生在机场的时候发现签证被取消了。然后必须得回国。今天就碰到一个客户这样子的情况。

到了机场,移民局interview 你,大概10分钟,然后就根据Mig.Act section 116 取消你的签证。这样的话,你是没有MRT review right 的。也不能申请cancellation revocation. 唯一一条路就是上Federal Court 打。这个花钱不是一点点的。

如果到了机场,签证是根据Mig. Act section 137 自动取消的,还可以申请revocation.

一般找到学校在发section 20 已经 Notice of intention to report 的程序上的错误,还可以把签证要回来。这样的情况是不能用s116以同样的理由再次取消签证的。

所以现在如果你签证有问题,请不要出境,或在回来前让移民局用s137 自动取消你的签证。联系你的移民代理做revocation.

违反8202,签证取消案例

今天又一个客户找到我咨询签证取消的案子。南澳大学的学生,成绩不好,被南澳大学报了移民局。 我仔细研究了南澳大学发的警告信和Section 20 notice. 没有什么问题。她告诉我她还有个正在审理的572签证申请。问我她应该去上诉么?
我告诉她 如果你想赢这个case 基本上没有希望。但是如果你想完成学业的话,就现在不要上诉,拿着Bridging visa E,等到572签证拒签了以后再上诉。她一脸不理解。
我告诉她 MRT cancellation 的审理期限是半年之内。 MRT refusal 的审理期限是一年以上。 所以…
她恍然大悟。

There are some conditions to which the concept of substantial compliance has no logical application. Either the condition is satisfied or it is not: Jayasekara v MIMA [2006] FCAFC 167; [2006] FCAFC 167; (2006) 156 FCR 199 (Jayasekara). The Court in Jayasekara held by majority that the requirement of a certificate in the academic result component of condition 8202(3), as it stood when considered in that case, was one such condition.

不幸的是,她就是违反了8202(3) 所以根据上级法院的判决, MRT refusal 上诉也肯定没戏。

我还告诉她唯一的一线希望是Ministerial Intervene Under Section 351.

但是我觉得她的case 可以根据  “circumstances that legislation does not anticipate or clearly unintended circumstances or the application of relevant legislation leads to unfair or unreasonable result. “争取一下。

在最坏的情况下争取最好的结果也是我们移民代理的本质工作.

%d 博主赞过: